同样的调控手段,证券市场反应完全不同。2007年,10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后,股市有8次上涨、2次下跌,2010年,3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后股市全都下跌。

资产价格向下预期产生

2007年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是在全球资产泡沫、通胀恶化的趋势之下,存款准备金率上调与一两次加息于事无补,反而被当作利空出尽后的利好大肆炒作。而2010年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是在实体经济不稳定、楼市成交量大跌、股市开始下挫的背景下。如果说2009年有意制造资产价格泡沫,那么2010年就是挤泡沫的关键年份。市场已经对此产生了明确预期,目前房地产市场成交量大幅下挫是资产价格下挫的前奏。

奢望房价在调控之后出现报复性反弹,相当于希望中国爆发一次经济危机,此时房地产将再次作为中国经济的救命稻草,但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不大。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5月3日发布的数据,2010年4月,中国非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商务活动状况指数为63.0%,环比回升4.6个百分点。由于非制造业没有综合指数,通常以商务活动状况指数来反映非制造业经济总体变化。当月商务活动指数的变化说明我国非制造业的经济活动整体趋于活跃。而PMI连续14个月增长,说明制造业仍然处于活跃区域,央行因此有了继续调控货币的底气与空间。

货币流动性下降

一直有学者认为目前货币过多,只有加息才能抑制通胀。事实上,仅靠CPI与PPI难以准确度量投资与物价热度,资产价格必须作为重要的参考因素。在CPI与PPI之外,FPI(金融资产价格指数)对于货币政策会有重要影响。

2009年中国实体经济还未显示出热度时,房价已疯狂上涨,证券市场紧随其后。市场有识之士呼吁,关注CPI的同时必须关注FPI。在宽松货币政策逐步退出的关键阶段同样如此,如果资产成交量与价格大幅下挫,等待政策的后续效应是理智选择。一旦房地产与证券市场下挫,将导致财富蒸发与货币周转速度下降,也就间接导致基础货币下降。

投资热已有下降先兆。抑制地方融资平台的借贷与房地产降温,使得银行相关投放受阻,需买入票据来补其富余的信贷额。与2009年增发票据扩张实际信贷额欺上瞒下不同,2010年银行反其道而行之。这说明贷款规模开始收缩后,银行贷款大部分进入实体经济,以贷款余额推高资产品价格的故伎受到严厉打压。与此同时,敏感的民间拆借利率大幅攀升,3月以来,珠三角地区民间拆借利率大幅攀升,当前折合年率居然高达100%,引起了各方高度关注,温州等地同样如此。在信贷重压之下,2009年的投资热潮已经引发部分领域资金链紧张,以天价大肆拿地的房地产企业已经呈上祭台却不自知,还在嘴硬。

咨询法律问题可拨打电话136-8887-5720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