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继承法》未把孙子女、外孙子女列入法定继承,在《继承法》规定的法定继承顺序中,第一顺序为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为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而孙子女、外孙子女并未列入法定继承人的顺序中,没有继承祖父母、外祖父母遗产的权利。其理由主要是孙子女、外孙子女是被继承人的晚辈直系血亲,如果其父或母先于被继承人死亡,他们可以代替其父或母的继承顺序和应继份额继承祖父母或外祖父母的遗产。孙子女取得祖父母、外祖父母的遗产是基于代位继承,而不是基于自己的继承地位。

然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8条规定:“继承人丧失继承权的,其晚辈直系血亲不得代位继承”。这势必带来一个问题,当孙子女、外孙子女的父或母因某种违法行为(如篡改遗嘱等)而丧失继承权时,他们就会因“无位可代”而不能继承父母、祖父母的遗产,换句话说,他们的继承地位依附于其父或母的原有地位,继承地位并不稳固。

此外,孙子女、外孙子女未纳入法定继承人顺序,在适用《继承法》第7条关于继承人丧失继承权的限制时可能会引发争议。假设父母已死亡的孙子女、外孙子女杀害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因为不是继承人,无法被剥夺继承权,因此他们仍可代位其父或母行使继承权;再假设孙子女或外孙子女为争夺祖父母或外祖父母的遗产而杀害其父或母,只丧失对其父或母的继承权,并不丧失对其祖父母或外祖父母遗产的代位继承权。这显然不合情理。

二、“代表权说”和“固有权说”的对比

目前学界针对孙子女、外孙子女的代位继承权存在“代表权说”和“固有权说”两种理论学说。

1、代表权说。即代位继承人是被代位人的代表,系代替被代位人的继承地位而继承。被代位人的继承权是代位人继承的根据和基础,被代位人丧失继承权或拒绝继承,其直系卑亲属即无位可代,因而不能继承。法国民法典和德国普通法均采用此主张。我国《继承法》第11条规定,被继承人的子女先于被继承人死亡的,由被继承人的子女的晚辈直系血亲代位继承。代位继承人一般只能继承他的父亲或者母亲有权继承的遗产份额。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解释明确规定“继承人丧失继承权的,其晚辈直系血亲不得代位继承”。我国《继承法》采用的是代表权说,

2、固有权说。即代位继承人不是基于被代位人的继承地位继承,而是系基于自己的固有权利继承被继承人。因此,被代位人丧失继承权,放弃继承权时,其直系卑亲属仍可基于自己的固有权利代其位而继承。意大利新民法、德国民法典、瑞士民法典、日本民法典以及我国台湾地区民法均采此说。如《日本民法典》第887条规定,被继承人的子女为继承人,被继承人的子女先于被继承人死亡或符合第891条规定(继承人丧失继承权的五条事由)或因废除而丧失继承权时,其子女代位成为继承人。

笔者认为,目前我国继承法采用的是“代表权说”,由于死亡父母的违法和犯罪行为而丧失继承权,其子女将承担不能继承被继承人财产的不利后果,有违现代民法责任自负的原则。

三、关于固定孙子女与外孙子女代位继承权的思考

基于保护公民人身及财产利益和维护被继承人的合法继承权的考虑,根据我国现有国情,笔者建议在我国的代位继承权的性质上采用“固有权说”。

一方面,建议明确继承人的定义,使其包括代位继承人。“固有权说”认为代位继承人本来就是法定继承人范围以内的人,不过在被代位人生存时,按照“亲等近者优先”的继承原则,他(她)们被排斥于继承之外,当被代位人先于被继承人死亡或丧失继承权时,他(她)们可基于自己的继承人资格和权利,按照被代位人的继承顺序和应继份额,直接继承被继承人的财产,由此可解决代位继承人的继承权限制问题。

咨询法律问题可拨打电话136-8887-5720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